[翻譯]《仁醫》官網中谷美紀訪問『加長版』(必看!)

不知大家看完《仁醫》沒有?我自己呢,其實還沒有追完(只看到第八集,汗~)所以,容許我先把劇情討論放一邊,先送上這個《仁醫》官網上的一個很詳細的個人專訪。(內容比我之前翻譯的那兩個訪問要詳細好多~千萬要看下去啊~)

雖然現在《仁醫》在日本已播完了,但我十分希望大家能抽空看看這篇訪問,就算已看完劇集也好,因為,看完後你一定會對中谷的演出更加了解及欣賞的。

(話說這篇東西本來早該完成的,可惜十二月實在太忙,斷斷續續的翻,終於弄至今天才大功告成,翻譯這回事實在很花時間呢。)

原文見:http://www.tbs.co.jp/jin2009/interview/interview_04.html

中谷美紀 (野風、友永未來二役)

問:看《仁醫》原著漫畫的時候,有什麼感想?

因為漫畫的內容主要是圖畫及對白,讀的時候不太習慣,不過,漸漸地也投入到作品裡,看得津津有味。

在醫療的現場,或喜、或悲、或苦,三者很多時候都是一併來臨的,在某種意義上,這是一個把人的感情濃縮了的場所。能夠在我們所無法想像的江戶時代,感受到醫療現場的種種事情,這是非常有趣的事。而且,以仁先生來說,他一邊在猶豫是否一時不慎改變了歷史,一邊卻拼命的拯救人們的性命,我對仁先生的做法也深有同感。


問:同時飾演「友永未來」及「野風」兩個角色,您演出時有什麼感想呢?您對所演的角色有共鳴或其他感想嗎?


仁先生在現代的戀人「未來」,可說是「能醫不自醫」吧,或是「染布房工人穿白衣」(意即只顧別人反而忽略了自己),在發現了腦腫瘤之後,因為要接受手術的關係而初次明白到身為病人的心情,是這樣的一個女醫生角色。透過飾演未來這個角色,了解到那些每日都在從事醫療工作的人員,廢寢忘餐地拼命工作,專心致志的去拯救人們的性命,這樣的姿態讓我衷心地尊敬他們。

另一方面,在演野風的時候,要表現出「接待貴客」這樣的意思。此外,我也想到演員這個行業,「不是也有著與她們稍微相近的地方嗎?」對於身為花魁的野風——「就算是為了客人的緣故而流淚,也不可以流出真的眼淚。」她就是有著這樣的傲氣。我自己本身,對於「演戲」這種工作,一方面是希望獻盡全力的去做,但同時也在考慮,到底該把「演戲」與自己的私生活分開到哪一個地步呢 (笑)。



問:在飾演這兩個角色方面,有沒有感到什麼困難之處呢?

「未來」這個女性角色,因為是電視劇原創,所以會想到「究竟她是怎麼樣的女性呢?很難掌握啊!」,不過,對於野風這個角色來說,因為在原著已有登場,所以能夠比較容易的去揣摩。然而,實際上在演野風的時候,就會發覺到,在「表面上看得到的心情」和「她自己內心懷有的真正感情」此兩者之間,有著冷熱度的差別,還有,「只在表面上裝個樣子,盡量不讓自己的感情流露出來的部分」和「儘管很刻意的去掩飾,但還是不小心暴露出來的部分」等等這樣微妙的心情,要表現出來是非常困難的....這樣微妙而仔細的分別,在演出時一直都為此而苦惱。

因為是兩個完全不同的角色,要從一個角色轉換心情投入另一個角色,演出時也有相當的難度。不過,無論是哪一個角色,對於這部作品來說都是十分重要的存在,所以,在演野風時要把野風的性格表現出來,在演未來時也要地把未來的心情表達出來,這也是我要注意的地方。



問:以野風為首的花魁們,究竟是怎麼樣的人呢?

若以現代的眼光去看花魁的面貌,那是不可能的。不過,她們多半是被自己的親人賣掉,有著悲慘的成長經歷,連一處可以回去的地方也沒有。我想野風也是這樣的一個人,她們把孤獨藏於心裡,在遊廓中驕傲而高尚地活著。站在眾多妓女們的頂點的花魁,有著和歌與茶道的修養,連書法也精通,雖說是掌握了非常高尚的教養,不過,以這樣(高質素)的人來接待客人,可算是那時代的文化,感覺真是一個非常奢華的時代。

問:花魁的服裝覺得怎麼樣呢?聽說準備工夫非常的花時間。

服裝和頭套都非常重,全部都穿戴上身的話要差不多兩個小時。如果是普通的自然妝容就不用那麼多時間吧,又或許少插幾枝簪也會輕鬆一點的......雖然也會這樣想,不過,花魁們承受著重量插上華麗的頭簪,一定會擺出應有的架勢吧。把裝扮的時間、頭套、和服的重量也包含在內,這也算是演出花魁這個角色的責任呢,我是這樣理解的。花魁們都懷著孤獨的心情,只能在遊廓中閃閃發光,她們過著這麼悲哀的生活……在演出時,藉著穿上這樣有重量的服裝,我也許能夠多少理解一點。



問:裝扮所花的工夫非常多呢,對於負責服裝、頭套及化妝的工作人員,請問您有什麼想說的話嗎?

可說是「大師的技能」吧,真的,各位工作人員都是各自的行業裡的專家呢。負責服裝的人員也是,在繫上腰帶和束緊用的細帶子的時候,並不是硬生生的強行繫上,而是「輕輕悄悄地」就結上了,並且完全不會鬆開亂掉,真是想不出原因的不可思議啊。一定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技」吧,不過,穿上和服的技法真的是非常棒。

和服因為與西方服裝不同,不同體型的人穿的也是同樣形狀的物料,所以,配合穿著的人的體型來修正是很重要的一項工作。正因為穿上了和我體型十分貼合的和服,托這個的福,我才可以表現出野風那種凜然的感覺吧。

還有,頭套也是,本來是弄得更加重的吧,不過,因為製作時用上最少及最輕的毛髮來做,頭套變得輕了許多,令我非常感激。無論如何,因為製造假髮的先生對每一條頭髮都十分認真地處理,所以很放心的把全部工作交託給他。負責化妝的人員也是,把自己的臉塗上不同程度的白色粉底,然後全部都拍了照片作為參考,針對電視上真實顯示的影像來建議最適合的化妝。真的全都是非常出色的工作人員。

問:說到花魁,獨特的言談和舉止也是值得一看的喔。

說的也是,即使與工作人員說話的時候,也很享受地說著花魁的語言。說到這兒,只要把語尾稍微變成「ありんす」、「ござんせん」等等,就感到像是在玩語言遊戲一樣(笑)。在儀態及舉止方面,得到了日本舞踊老師等人的指導,不過,也很注意在演出時要時常表現出具有美感的姿態。

當然,很多時候是全靠穿著獨特的服飾的幫助,可是,不能單憑造型,不能只是讓人看見穿在身上的服裝……希望從身體之中去適應和服,每天都在努力練習呢。

我自己本身,平常已經被熟悉的朋友說「沒有性感魅力」,不過,在這部作品中,當飾演野風的時候,希望能利用身體的些許小動作來表現出性感的魅力。


問:這部作品也描寫了江戶時代的人們的戀愛方式,您對此有什麼印象嗎?

這是個既沒有電話、也沒有電郵的時代,所以戀人們不能像現代人那樣簡單地互通消息喔。不過,能夠將心意放入信紙裡,我覺得這是極美好的事。今後的劇情也會有野風寫信的情節;用自己的筆把隱密的心思託付於信中,這是非常浪漫的事。在如此方便的現代世界,大家或許已漸漸忘記了這樣的事,不過,在這部劇之中,也好像重新讓人感覺到寫信的好處了。

問:今後,仁先生和野風的關係會變得如何呢?

這個嘛,就算不是在江戶時代,一個醫生如果能夠替自己以及對自己很重要的人醫治各種性命攸關的疾病,那麼,對這個醫生心生愛慕也不是沒可能的吧?因此,野風對幫助她的仁先生漸漸產生愛慕之情,也不難理解。然而,對她來說,「所謂的眼淚只是營生工具,是用來誘惑男人的東西。」她是抱著這種想法的。到後來,她會流出「真眼淚」來嗎,還是強忍著淚水?……漸漸地,連野風自己也不能抑止在內心沸騰的感情。因為真的是十分痛苦的單戀喔,在這期間她心理上的變化,我希望能用心地仔細演繹出來。

問:這部作品的反應很熱烈,您認為它受擁戴的地方是什麼?

在今天,如果要去看醫生,就算是輪候已久也只能得到30秒的診症時間,即使再長也不過三分鐘左右就完了,這樣的情況是很常見的呢。但在這個年代之中,穿越到江戶的仁先生沒有依靠現代文明的進步,而是以一對一的方式、將心比心地向病人施行治療,這樣的故事,或許打動了觀眾們的心吧。

再者,在劇本裡,各式各樣的人物都描寫得非常富有魅力,我想這也是原因之一。即使是正在參演的我們,也不知道最後結局如何,一邊演一邊摸索著。不過,以大澤先生為首的cast的各位演員們,每分每秒都是真的非常用心地、生動地去演出,這樣的氣氛或許也有些傳達到客人那裡了吧,想到這點就覺得很高興呢。


 

問:請問現場的氣氛如何呢?

經已意識到的是,拍攝工作僅餘下一個月而已。雖然說起來是早了點,負責指導儀態的老師曾經提議:「在劇集拍攝完成的最後一天,希望大家都穿上和服喔!」就連本身能夠自己穿上和服的綾瀨桑也對我說:「直到劇集拍攝完成之前,不如把和服帶子打結的方法完全記住,在最後一天自己穿上和服來參與拍攝,怎麼樣?」這樣的隨意地向我提議……(笑)。因為綾瀨桑是很適合穿和服的人,如果她平常日子也穿上和服,那麼,對她這樣的姿態抱有憧憬的年輕人也會對和服感到更加親近的吧。連石丸監製也表示,在最後一日「請穿上一套和服褲裙(日式禮服)。」……呀,當日將會變成怎麼樣呢(笑)。

問:那麼,如果中谷小姐像仁先生那樣時光倒流到了江戶時代,那日子將如何渡過呢?

雖然「是否能夠回到現代?」這個問題很重要,不過,以我個人來說,因為並不討厭獨自一人去旅行,所以或許會像是在旅行中那樣放開心情吧(笑)。雖然時代不同,但同樣身處日本之中,看到的東西全部都是……儘管不是什麼新奇的事物,不過也會珍重地把所見所聞每天用日記記下來吧。或者,一些由江戶時代就開始經營,到了現代變成「老鋪」的店子,它們「剛開店時的風貌」也很想去看看啊,是什麼樣子的呢(笑)。譬如說,蕎麥麵店啦、和果子店啦,想進去看一看呢。

問:最後,請問您想回到什麼時代及想看見什麼偉人呢?

想回到桃山時代,跟千利休大師修練茶道。

不管是人、物件還是甚麼東西,道理都是一樣的,比起某些過份裝飾的東西,不加修飾的「簡樸的東西」反而更加吸引呢。說到千利休先生,他是個體現了終極簡約主義(minimalism)的大師,因此,無論如何也想讓他指導一下。千利休居士所追求的,無論說的是「簡約主義」或是「侘寂美」(註),這樣的事物如果能夠近距離地感受得到,那將是非常幸福的事。

註: 侘寂美——見之前翻譯的一篇訪問的註釋,這兒不重複了。



-----------------------------------有感而發的分割線-----------------------------------

本來我和大家一樣,看《仁醫》時是一直比較喜歡看到「未來」多於「野風」(沒法子,因為太懷念2002年的《Top Lady》和《戀愛偏差值》中的她了~),不過再仔細看完這篇訪問後,才發覺她演野風所花費的心力,比起「未來」這個角色要困難得多了,那些細微的表達方式,「表面上」和「內在」的分別,既要讓觀眾看到但又不能明顯的「演」出來,演野風所要求的演技,或許比她以往演的任何一個角色都要有難度得多,這也讓我更加明白到中谷為什麼會為這個劇「復出」了,她就是喜歡不斷的挑戰自己吧。

寫到這兒,真希望她能拿到明年的日劇學院賞及日本奧斯卡的最佳女配角,雖然她早已超越這個層次了~還是希望她再一次得到肯定啊!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看来把人物的性格特点掌握的很透彻是诠释好角色的基础,中谷小姐是认认真真的想着如何表现出野风的外与内的不同!野风在中谷小姐的诠释下更加精彩了!尤其是最后一集,看得我是一愣一愣的。

对于奖项的归属,绝对对中谷小姐的表演是充满信心的!~谁让她到目前都没让我失望过呢,太强悍了!

我对最后一集太满意了,野风到后期本来就是越来越美,最后一集美的实在是惊艳了!!情节安排的也很好,走出吉原,拒绝龙马,强吻南方,雪中告别,最后一集最出彩的绝对是野风,中谷JJ的实力毋庸置疑的,之前也说过,刚开始很多人都对她有意见,但是现在的话,基本上的人都被她震住了。喜欢她的越来越多!

真正的女优!她的认真和气质最吸引我

我看完了。
野风~~离开的那个场面我也哭。
虽然我不喜欢这种结局,但中谷小姐的演技真厉害。
她演得野风是吸引力很强。
每回为她哭,为她欢喜。
当然Miki也很喜欢,不过野风的角色很不容易,所以我很关心野风。
野风有内面的悲哀,却外面很坚强,她不能表白自己的真心。
我想这样复杂角色是只可以中谷小姐。
她的演技让我感动。
在韩国很多人喜欢她。喜欢她的人越来越多。

我也希望她拿奖。
她一定会拿奖~~~。

其實,我現在還未捨得去看結局呢,不過正如大家所說,最後最搶鏡的一定是她吧,畢竟是這麼有深度的角色,而且從訪問看來,她和劇組人員相處很愉快呢~

這篇訪問實在太有價值了,所以連劇也不先追就想po出來和大家分享的,希望大家在看劇的同時,也可以了解中谷在演這兩個角色時的想法,那就會更看得出她是如何專業的一個演員了。

我尤其欣賞她所說的:
『可是,不能單憑造型,不能只是讓人看見穿在身上的服裝……希望從身體之中去適應和服,每天都在努力練習呢。』

——她明白到,如果只是因為造型的關係而讓人注意到角色,這是遠遠不夠的,要讓人覺得她本來就是那個樣子的,這才算是演技呢。

話說回來,說真的,現在此劇播完了我真有一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作為fans可以看到她現在再演當季日劇本來是夢寐以求的事,但明顯地,新一代看日劇的人口味已經完全轉變了,或許會down日劇來看的,都是些十多二十歲的年輕人(這樣說起來我好像已經很老了,哈),他們喜歡看漂亮又年輕的綾瀨遙我是明白的,我也不是非理性至完全不能接受別人批評她的地步,也不期望她會人見人愛,畢竟不是大眾偶像吧,可是,批評也應有個限度,變成人身攻擊就太過份了,所以,我倒是寧願她沒有接這個劇,或者接其他沒有那麼受歡迎的劇也好(至少像《real clothes》中黑木瞳那樣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出來多好看呢,哈哈)

我的想法很奇怪吧,或許是覺得她本來不應該屬於那麼popular的媒體的,她是那種只適合靜靜地欣賞然後放在心底某一角落的角色。還是電影好,雖然出現的頻率不高,可是餘韻可以很長,現在那麼多人關注她、寫她,反而讓我異常地緊張兼反應過敏,好像本來是收藏在地下的寶物被挖出來的感覺 (笑~)

anyway,有新朋友看了《仁醫》而喜歡上她我是很高興的,無論是過客或者是變成忠心fans也好~

我从始至终都是仁野派的,不过对绫濑遥的印象也不错,是个很单纯的人,miki也说过很喜欢小遥,所以仁医播放的前期,野风的戏份还很少的时候,网上几乎是一面倒的仁咲派,而且抨击的评论也很多,当时我真的是很气,也常跟人辩解,还被人说因为太喜欢Miki所以说话不客观。。如果看那个时期网上的评论,可能出现过的仁野派只有2,3个,而我肯定是说话说的最多的,可是渐渐地,从第六集开始,野风慢慢获得了认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说,野风很漂亮,很有气场,很心疼她,希望她幸福,到最后一集的时候,很多人对于结局的印象就是她穿着白无垢走出吉原和雪中告别的情节。我就这样看着观众的心慢慢倒向野风,心里的激动无法言表,这就是MIKI的实力吧,之前不被认可是因为还不曾了解她,一旦深入了解了,就会被她吸引。

很多人都是看了仁医以后大爱中谷JJ的
因为她在仁医里面太抢眼了,那个美丽的,内心善良的野风
花魁的身份使她注定失去自由的翅膀
也许她愿意来生做只小麻雀,而不是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
贴吧里也很多仁笑派,甚至捧死小遥踩中谷
有时候觉得很气愤,人家只是演好自己的角色凭什么骂她?
遥姑娘我也满看好她的,和中谷JJ关系也不错,演技在若手里也算拿得出手了,但是她的部分FAN说的话我真的很气
不过最终回放送完以后,很多人喜欢野风了,最终回对她的描写很棒,当然中谷JJ表演也很赞
所以关键还是气场啊气场!!
强烈期待后续......

謝謝紫空凌雲同學來留言~(由渡部論壇拉過來的,哈哈~)

我最初的反應就如樓上兩位一樣,很氣很氣...或許是因為「修行」還不夠,做不到平常心面對無聊的批評,所以也不想去什麼貼吧或日劇討論區看,唯一比較公道的是豬豬那兒的討論貼~

想不到日劇的威力這麼大,電影沒什麼人討論,一部日劇就引出那麼多是非,真是挺累人的啊~

不過再想想,無論野風由誰來演(三十代的,比如菅野、篠原、深津等等)一樣會惹來批評,畢竟沒有人能討好全世界。再說,中谷根本無需要再在電視圈拼,她只是因為角色和劇本吸引,所以才「給面子」演一次而已。

比起未來或野風,我還是愛「白洲正子」多一點呢,雖然她戲份不多~


Top Post 置頂文章
中谷の微博
所有新消息、HC、聊天灌水等,請移步至新浪微博 (要注冊,歡迎加關注)
Recent Posts
New Replies
Chat Room
*Say anything you want,
all are welcome!*
Categories
Recommendations
Nakatani --her own words
「求めなくなったときに、自分の半径50センチ以内に転がっている幸せを見ることができたら、それはすてきなことだと思います。」
(當不再有所要求的時候,如果能夠看得見圍繞在自己50cm半徑以內的幸福,那就是極好的事情了。)
From 『自虐の詩』專訪
About Nakatani Miki
中谷美紀──日本女演員,以「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花樣奇緣)為代表作,兼寫作人,定期發表專欄文章,亦曾作為歌手,音樂大師坂本龍一的愛將之一。


15歲出道,
走過青澀的偶像歲月,
戰戰兢兢的歌手生涯,
嚴峻的電視螢幕考驗,
五光十色的電影世界,
最終換來影后的榮譽。

她深信生命是一場冒險,
她的未來還有無限可能。



My Contact/MSN:
(all nakatani fans are welcome)


Monthly
Links
Search
RSS連結